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南岸有扶苏 > 第9章 入学教育

第9章 入学教育

小说:南岸有扶苏作者:醉柒少字数:4443更新时间 : 2023-01-28 00:59:01
最新网址:www.iwurexs.com
    “起来了,我们的车来了。”是盛司夜的声音。

    唐棠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果真听见了铃声,盛司夜没有说错,的确是有快车到站了。

    凌晨两点,在一个没有加班车的夜晚,有一辆火车进站。

    一个黑色的影子凭空的出现在空无一人的检票口,是一个穿着黑色制服带着墨镜的男人,手中拿着刷卡机。

    “惠利大学的孩子们快点啦,准备登车啦!”列车员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候车大厅里回荡。

    那名警卫睡得香甜,看上去这里只有盛司夜察觉到了这辆列车的到来。

    深更半夜,一个鬼魅一般的列车员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检票口,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唐棠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她总觉得这个列车员更像是一个……鬼!

    她下意识的便是抓住了盛司夜的衣摆,“我怎么觉得这个列车员有点儿像是……”

    “这个只是他的鬼灵而已,他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而已,还是一个追星族。”

    “鬼灵?”唐棠一愣。

    “怎么和你解释呢,就是和人达成了某种契约的鬼吧,但是他们依附于人体,两者之间有着自己的平衡,像是一种生物之中的共生关系吧。”

    等到两人走近的时候,唐棠才看清楚列车员的模样。

    这个人看上去的确是不像鬼,还在嚼着口香糖吹泡泡呢!

    列车员接过两人手中的车票,验票机亮起了绿灯,发出嘟的一声。

    他抬眸看了一眼盛司夜,“司夜啊?我还以为你早就回到学校了。”

    “没有。”

    可是当列车员将目光落到唐棠身上的时候,明显的顿了一下,“唐棠啊,也是来体验一下我们专属列车的吗?”

    他自顾自的嘀咕着,“还真是奇怪啊,你们这些鬼修天赋高的孩子还真的是任性。”

    “上车吧上车吧,靠站的时间可不长。”

    唐棠忍不住的问道:“为什么列车表上没有这辆车啊?为什么不准时?”

    这辆车处处都是透露着诡异的,车身是黑色的,亮着刺眼的头灯,流线型的车身山镶嵌着银白色的花纹,像是一件艺术品。

    列车员回答得倒是非常的直接坦率,“我们的这辆车可是政府特批的,属于支线,直通惠利大学,是一辆很特别的车哦。”

    车门被拉开,唐棠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白流苏白老师。

    三人隔着一张宽大的橡木桌子,车厢里是典雅的欧式风格,处处都透露着精致和优雅。

    当然,唐棠和盛司夜也换上了惠利大学的校服,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装滚着银色细边,深红色的蝴蝶领结,胸口的口袋上绣着惠利大学的校徽。

    唐棠理了理自己的小裙子,心中莫名的觉得有些开心,这身衣服是真的好看,也是真的合身。

    她翻开了衣服的袖口,只见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着自己的名字,唐棠。

    从踏上这辆列车的时候,换上这身校服的时候,唐棠觉得自己忽然不一样了。

    可是她又从心底里感到害怕,好像自己即将面对什么很糟糕的事。

    “你想要喝些什么?咖啡还是奶茶?你们小孩子都应该喜欢奶茶什么的吧?”白老师笑着问道。

    “咖啡。”盛司夜淡淡的说道。

    “没有问你,在你旁边,自己拿,要严肃。”

    他又转头看着唐棠,笑得温柔,“我现在是你的导师,现在是新生入学教育世间,你想喝些什么?”

    “如果可以喝东西的话,可能我想要一杯可乐?”

    “当然可以。”

    这时候盛司夜在唐棠的耳边出声提醒,“其实我建议你可以来一杯烈性酒,避免你在入学教育的时候失声尖叫。”

    唐棠缩了缩脖子,“这么夸张吗?”

    “比你想的还要夸张。”白老师低声说道。

    “我们学校是要求进行入学考试的,如果你的入学考试没有通过的话,那么你的奖学金也拿不到手了。这里有一份保密协议,你签一下吧。”

    看着白老师递过来的文件,上面写着的都是一些保密条款,大部分内容是离开学校后便是不能提起惠利大学的任何东西。

    关于惠利大学的学习用具也是不能暴露的,这些好像就是在说唐棠即将步入霍茨威格,成为一名魔法学生。

    自己都已经坐上了这样的一辆列车,直通惠利大学,自己还能拒绝什么呢?

    签好字之后,白老师小心翼翼的收起了文件,“作为一所正规的大学,我们惠利大学致力于为拥有特殊才华的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虽然是封闭式教育,要求你们必须住校,但是我们会颁发正式的学位证书,还会给你安排工作。”

    “但是有一点是比较遗憾的,就是我们的证书可能不能让你在其他学校找到相应的专业,所以如果想要进入其他企业进行工作的话,可能会相当的麻烦。”

    唐棠忽然警觉起来,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骗了一般。

    “你的意思是不是……正规的学位?”

    “不,我们可是正规的教育机构,只是我们的专业很特殊,非常的特殊。”

    唐棠不安的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自己的措辞,“能有多特殊?”

    白老师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我们学校建立的时候就是围绕着一个课题去的,因此所有的专业和这个课题都是紧紧相关的,所以惠利大学就是这么一所特殊的学校,我们研究的是……”

    白老师突然起身,将自己身后照片上盖着的帆布拉开。

    狰狞的画面毫无预兆的暴露在灯光下,当唐棠看清楚照片的时候,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揪住了自己的心脏。

    这是这张照片的恐吓。

    照片里,天空是铁青色混合着血红色,地面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和枯骨,有的才刚开始腐烂,有的已经只剩下了白骨,还有的正睁着空洞的眸子。

    在这一片的荒原之中,却是有一个漆黑的人影站立,穿着宽大的黑色袍子,看不清他的脸。

    他的身形高大,支撑住龟裂的天空,四周似乎围绕着一股的黑气,在画面中织成一张密网。

    唐棠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凄厉的嚎叫,她竟然觉得自己听得见那个人的嘶吼。

    唐棠的声音莫名的有些颤抖,“这是……”

    “鬼,更准确来说,他是鬼寇。这个世界上常见的鬼或者灵并不多,他们与我们也有一种平衡,但是鬼寇和他所统领的鬼帅不同,他们企图打破阴阳两界的那种平衡。我们几百年的积累都是因为他,在惠利大学,你可以选择很多学科,但是我们所有的学科专业都只有一个目标,屠杀鬼寇和他的鬼帅。”

    唐棠的世界观再一次的受到了冲击,原来自己知道的都是四散开来的鬼,还有不知道的有目的聚集在一起的。

    “在你们不知道的地方,这样的事已经进行了几百年,因此也诞生了很多家族,我们称之为‘鬼修’。鬼修的多个家族共同持有这个秘密,并不断的培养擅长符箓,搏斗和炼器的后代,将他们送上捉鬼的道路,直到今天,惠利大学继承了他们的意志,并开设了系统的培训教育。”

    “几百年?都没有成功?”

    “是的,因为有记载的鬼修家族巨大且多数都消失在了时代的冲击之下,在这样的时代,我们没有办法继续依赖家族的力量,因此引入了现代的教育机构。”

    白老师伸出了自己的手,“欢迎加入惠利大学,唐棠。”

    “不……不要没等人回答就伸出自己的手好不好?拜托,你们都是开玩笑的吧?哪有培养捉鬼道士的专业学校啊喂?!”

    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整节车厢都在剧烈的摇晃,似乎是要被什么东西给撕碎,灯光也开始闪烁,熄灭,黑暗降临。

    “这是怎么回事儿?”

    唐棠想要去摸自己身上的手机,但是空荡荡的,却是什么也没有的。

    “唐棠,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在黑暗中,有个人附在唐棠的耳边轻声说道。

    所有的灯光再一次的亮起,眼前的景色依旧是自己踏入时的样子,只是盛司夜和白老师却是不见了的。

    唐棠扭头便是看见了那个男人,昨天夜里在自己奇怪的梦里出现的那个男人。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唐棠有些慌张,车厢门明明是紧闭着的,自己上车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他,而且盛司夜和白老师呢?凭空消失了么?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我刚才和你一样,在等车。”

    他的语气始终是淡淡的,但是唐棠听着总觉得是恶鬼般的哀怨。

    “你看窗外,”男人依旧淡淡的开口,“欢迎你进入鬼寇的国度!”

    顺着男人的目光往窗外望去,唐棠的瞳孔却是忍不住猛的收缩,在这片景象中,她甚至是忘记了呼吸。

    眼前不再是流动的车水马龙,这辆列车高速奔驰在尸横遍野的荒原之上,天空是血一般的浓郁,暴雨滂沱,每一滴都是鲜红的血水。

    照片上的那个人影站在荒原之中,那身形好似死神。

    成群的人沿着堆积的骨骸向上攀爬,爬到鬼寇跟前的人将尖锐的铁锥钉在了鬼寇的穴位上,奋力的敲击着他的心脏。

    每敲击一次,鬼寇的身形便破碎一分,有黑色的血喷泉般的涌出,片刻便是蒸发为浓郁的黑气,那些人欢呼雀跃,喊声震天。

    “万鬼之首鬼寇,数百年前被杀死在自己的鬼域之中,他的血一直渗入了地底深处,杀死他的人把他的尸体碾碎。鬼寇死的时候,血液就像岩浆一样,染红了整片天,带着不甘的血雨从天上降下十灾,但是杀死他的人却沐浴在血雨之中狂呼。”

    “天啊……”

    唐棠似乎又一次的听见了远远传来的哀嚎,还有铁锥刺入身体的声音,颤抖。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恶鬼,却是万鬼记载最老的主宰,他死去的那天,万众欢呼。”

    男人的声音很是平静,似乎很享受那种击打的声音,甚至是默默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欣赏,“如果不是那天,这个世界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他睁开眼睛看着唐棠,不知道为什么,唐棠却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悲伤,好像悲伤了几百年。

    “你和鬼寇很熟?”唐棠试探性的问道。

    “很熟,就像我和你一样。”

    唐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毛毯,周围是高大的书架,屋顶还有晃眼的水晶灯。

    白老师抬起乱糟糟的头发,“睡醒了?”

    唐棠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跳动。

    “刚才发生了什么?”

    白老师摊了摊手,“什么都没有发生啊,我们到惠利大学啦,是你在入学教育的时候太震惊了直接昏倒了,所以是司夜抱你下来的。”

    他耸了耸肩,“那张照片上存在鬼寇残余的鬼气,我比较惊讶,你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前所未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wurexs.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iwurexs.com